转角狐狸

慎关,常年潜水,

『何为体』何为努力

何为努力?
“前途无量 来日方长”
可否具体?
“只身一人远赴他乡
汗泪流尽归来成王”
可否再具体?
“张艺兴”




因为种种原因,昨天没有发,晚来的生贺

『何为体』庄睿篇

何为莫测?
“眼波流转双瞳浮现”
可否具体?
“神眉鬼道,天机不可泄露”
可否再具体?
“庄睿”




这篇个人感觉有点没写出来味道,因为没看过原著,不了解剧情。

『何为体』二月红篇

何为风华?
“一袭红衣似锦 赏尽世间风流
一曲霸王别姬 那人唱腔婉婉”
可否具体?
“阳春素面映媚 家国天下不及她”
可否再具体?
“二月红”

『何为体』卢德铭篇


何为忠烈?
“眼敛星河挺拔俊朗”
可否具体?
“飒爽英姿驰骋疆场
马革裹尸在所不辞”
可否再具体?
“卢德铭”




每晚一个,助攻下话题

Got it.22

*流年似水忆 朝花夕时开*

有人说他们很像
有同样的倔强  同样的固执  同样的不服输
但他们又不像
血缘身世是一辈子不可跨越的那道鸿沟
他们也没能过去
血脉决定了他们的命运
一个只能在他人胯下任人凌辱
一个傲游商界叱诧风云
他拼尽全力只为逃脱血脉的桎梏
而他终是理解不了他的那一份辛酸

他 总在用常人不能理解的方式  爱对方
而他 也没能理解他的苦衷
两人仿佛两条永远不能相交的平行线,愈走愈远
一个有了自己的商业帝国,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却冻结了自己的心,成为只知道工作的机器人
另一个接受着身心上的双重打击,在出走异国流落他乡
然而这已是最好的结局

回首你含泪说出的【我爱你】
三个简单的字眼
又有几分真几分假

往事不堪回首
旧梦重温
依稀可见
你的笑颜
如初










-一个瞎jb写的文评-
-以原著为准-
@drink. 希望作者不要怪我

drink.:

  我叫x。


  我不需要名字,只需要一个最简单的代号,方便雇主称呼。


  这位雇主的名字叫lay,比我小近二十岁的年轻人。雇佣关系刚刚达成时,他才十九岁,一双眼睛中的光,却已经足够锐利。


  不同于普通公司的上司与下属,由于他社会身份的特殊性和多变性,我们必须做到完全信任,毫无保留。


  隐瞒一条,就有可能导致任务全盘皆输。


  他的信息就如同一组数据,输入硬盘里。而解除雇佣关系后,他随时可以删除。


  用药物。一针见效,非常安全,没有意外。


  他对我说的第一句话是:


  “清楚跟在我身边做什么?”


  我点头。


  简单说就是办事。


  其中有冠冕堂皇的,也有见不得光的。


  在多数时间,我会以助理身份,代他周旋应对政府官员,也处身于商界混战,收集、筛选含金量最高的资料——不过其中也不乏去楼下倒一杯黑咖啡那种简单的小事。


  我个人偏爱后者居多。


  但个人这个词是可笑的。合作开始,天文数字打到我的银行卡上那一瞬间,我的个人意愿就不复存在。


  上司用钢笔敲了敲桌子,眼睛一直盯着桌上的那份文件,很客观的轻描淡写,“我就默认你已经做好心理准备。因为未来的一切都是未知数。”


  我的手边是一份复印件。


  文件的日期很新,是两天前刚批下来的。


  文件大意为,张氏大手笔捐出一份款项用于公园基础设施建设,而他们只需要同意一个要求。


  这个要求很简单,增派公园夜间巡逻人员,保证公园夜间除管理员之外,没有任何的其他无关人员。


  这份文件很快就批下来了。乙方肯定是求之不得,说不定还会真的天真的以为甲方的大老板是个热心公益的人。


  然而在过审的那晚,上司就推了一个会议,亲自开车去了那个公园。


  回来时,副驾驶上就多了一个人。


  清秀,毫不掩饰的倔强清楚的告诉我,他还稚嫩的很。


  很惭愧,我虽比雇主年长不少,但他的办事手段却更加老练、决绝。


  我从来没看见他眼睛里闪烁过一丝多余的感情。


  他的笑容是常见的,踏入各色场合的一瞬间,嘴角就毫不吝啬的扬起来,四月春风一般和煦。这并不叫做“有感情”,我称之为“对外专用官方微笑”。


  但他对这个孩子一丝笑意都没有。


  就像是对着一摞待办文件,冷冰冰的打量,用视线穿透表面,刺入最深处。
  他竟然对他没有伪装,是最真实的喜怒哀乐。


  我一直跟在他的身后。


  他亲口叮嘱过,任何场合,观察必须要细致入微,否则失之毫厘,差之千里,倒还不如盲人了。


  我便细致入微的观察着他的眼睛。


  他看着他的时候,是有着浓烈的情绪的。


  至于是各种情绪,我只能说,很多种。他那样肆意的、露骨的望着他,似乎渴望把他拆吃入腹,合为一体。


  孩子不知道,更天真的是,孩子叫他哥哥。


  他那双黑眸里干净的、透明的光彩,是从心底里流淌出来的感情,叫做,喜欢。


  真实到那双眼睛就这样望着他,就像是说了无数声“我喜欢你啊”。


  聪明如这个男人,竟然看不通透。


  他对自己内心的异常感情产生担忧,虽然他可能永远都不会承认。


  这种担忧,极度自尊的人绝不会表现出来,所以,便化成焦躁而出。


  他并不是傻瓜,相反,嗅觉灵敏极了,他立刻发现自己的不对劲——连当年被对手威胁,枪就顶在太阳穴上都毫无畏惧的笑着的男人,却被一个omega的一举一动牵动神经,实在匪夷所思。


  雇主也不是生来就是神。某种意义上,生在张家,就是不幸的开端。


  从小就被教导成一个刀枪不入的机器——


  然后,理所应当的,失去了爱或被爱的本能。


 


  我们的谈话总是开门见山。
  “你后悔了。”


  “你知道的。我从不后悔。”


  “但不包括这次。”


  自他伤了他之后,烟就没有断过。房间里的空气基本上都已经混浊的发白了。


  这种行为于他已经是失态——最让我倍感差异的是,他竟然在公众场合跟吴家的半大少年斗气,说出一串带着明显敌意的话。


  我看着他:“您自己说过的话:公共场合,暴露所思所想可是个低级错误。”


  他没说话,烟雾缭绕,看不清他的表情。


  即使看不清,我也知道,他陷入一个自己折磨自己的圆圈里。


  他护他,像是一种本能。明知道父亲刻意要让他生存不下去以来保证家族血统纯净,那时候他也只是个羽翼未丰的少年,被半强制安排国外留学,连自己的将来都无法掌控,却在这之前还是千方百计的把他安排在自己视野中——


  他沉默了一会儿,开口:“我只是不能忍受他不在我的掌控中。”


  我摇头,“你比你说的贪心多了。”


  既然只是觉得掌控不了,为何不直接略施手段“圈养”起来?现在的他完全有这个能力。为什么不强制性也把他带去国外?你知道的,只要动动嘴皮,这根本就是小事一桩。为什么还细心安排好将来你不在的几年他的生活——


  甚至连他要入住的公司宿舍都亲自看过,还不满的皱眉,叫来人在阳台摆满了花花草草。


  他想要的是真正的,跳动着的那颗心。


  快要瞒不住自己了吧。


  雇主喜欢自在的当个坏人,毕竟坏人无所顾忌。


  逃避感情,他一口咬定,这是自己的习惯,习惯把所有都掌握在手。


  “我认为lay在心理上有严重缺陷,”雇主的心理医生十分严肃的说,“他现在对感情的认知是完全扭曲的。我认为我们应该好好谈谈了,他需要一个疏导,需要克服心理压力。”


  这个见面被一拖再拖。一直到他与那位千金小姐的婚礼都要来了,他还是没有跟那位慈眉善目的老妇人,那位顶尖心理医师说上一句话。


  他说,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办,没空去见什么心理医生。


  然后冷冰冰扯下嘴角:当然,有空,也不会去的。


  这种回答是他一贯的作风,他不想做的,谁也逼不了他。


  李家那边渐渐开始催着要人了,最难以摆平的是,有关合同、手续,李家手里都有。


  他做出一个我至今都无法评价的举动——他选择用自己的婚姻来切断这场交易。


  “我劝您三思。您要知道,这只不过是旧交易结束,新交易的开始。”
  “嗯。”


  “涉及到您个人利益。”


   雇主站在落地窗前面,一动不动。


  黑色的眼睛静谧如冬夜冰封的海。


  这场景几年来不停的出现,直到那天,我才注意到,他一个人现在那里,以波澜不惊的姿态,孤身一人。


  他习惯失去所有了。


  他说:


  “我欠他的够多了。” 


 


 


  雇主跟我说,他有一件要紧事要办,一切行程都往后退,包括婚礼,要延期。


  这得是多么重要的事情才能让他甘愿打乱自己的日程?


  我没想到,他口中的要紧事,竟是跑到城郊那个经济欠发达的地方,交房租。


  他嘱咐我拉来一车牛奶、水果等等,分给那里的住户。


  只因为他查到他要在这里住一段时间。


  他的一步步伤害都是有目的的,每一次重创,都是逼着那个人满身是伤的离他远一点,再远一点。


  他一边看着他远离,感到欣慰,一边在原地面无表情, 体内的灵魂却疼得,撕心裂肺。


  他交了三分之二的一年的房租,请租房的老大爷撒个谎,跟那人说租金的时候,就说三分之一的价格。


  他说他是个好孩子,特别爱干净,平时很安静,不会出声音影响到邻居,会跟所有人和睦相处的。


  他还说他脚伤未愈,挨个拜托了每一户人家,看见他下楼的时候一定帮一把,扶他一下。


  他努力营造出来的,无非是让他相信,人们都很好,只有他一个是穷凶极恶的人渣。


  他在把他往外赶。


  可就这样,伤痕累累的心还是没有死透,他一反常态,喝了一杯又一杯自己最讨厌的酒。


  它领着他去见了他放不下的人。


  “稍微,做个差劲点的人吧。”


  我在门口听见他这样低声说。


  你这么好,他放不开。


  他放不开,只能让你主动离开。


  这样他舍不得拦。


  “我让他把那个包裹扔了。”


  他说这话的时候,声音格外沙哑。


  “你挑那个戒指挑了一上午。”我淡淡提醒。


  “这已经是,我能想到的最好结果。”


  人总是在变。


  未来总是未知。


  雇主联系了韩国投资方,把张艺兴的曲子介绍给韩国著名音乐制作人。
 得到一个真心真意又带着点惊讶的回答:


  “他的音乐很有灵气,如果真的来韩,我一定好好培养。”


  那首纯音乐,是婚礼前一天,张艺兴发在他邮箱里的。


  附留言:


  ——这首曲子是我自己写的,你如果喜欢,就在婚礼上放,行吗?
  我甚至能看到他打出这行留言时,那双倔强的,却忍不住浮上雾气的黑色眼睛。
  


  他离开的那天,雇主终于还是去机场送他。


  他没告诉那个人,婚礼上的新娘还是她,新郎却不是他。真的只是单纯的不放心了,去看一眼,帮他检查检查护照带了吗,证件带齐了没,机场那么乱他找会不会找不到登机口?


  他没有带着大批人马,甚至连保镖都没让跟来。


  我也只能奉命,远远的站在一旁看着他们。


  他完全不放心他,好几次都想要去牵他的手。


  然后,自己慢慢垂下去。


  一切都跟以往不同了,他们都清楚,这次出国的选择,于两人的改变,都是翻天覆地的——我到现在都无法想象,以雇主的性格,是怎么舍得把他,亲手,在自己的眼皮底下送走的。


  甚至他的机票都是一直被他攥在手里的。


  广播已经开始播报检票。


  一言不发的孩子忽然抬起头来了。


  “哥,那个包裹,我没扔,我想现在拆开看。”


  雇主静静看着他。


  “你该听话的。”声音里竟带一丝苦涩。


  是的。他该听的。


  张艺兴那孩子犯了个大错。他没有扔掉包裹,他把它当着雇主的面打开了——
  闪着柔和光亮的戒指静静躺在黑色丝绒盒里。


  他们逆光站着,他们的表情我都看不清。


  只能看到捧着盒子的清瘦的手微微颤抖。


  那只大手拿过戒指,他没有像任何电视剧里演的,现场求婚,庄严的戴在他的无名指上。


  掀开丝绒盒底部,是一根早就准备好的简简单单的编绳。


  手指轻绕了几圈,戒指就变成一条项链,挂在他的脖子上。


  “怎么掉眼泪了。”


  他的声音低低的传过来。


  “我等到你回来那天。如果愿意的话,告诉我一声。”


  “我还在这里等你。”


    微微顿了一下。


  “如果在那里遇见有缘人,让他,帮你戴上。”


  


  我叫X。


  雇主解除了我们之间的雇佣关系,所以现在,我可以直接叫他lay了。


  Lay看着医生拿过那针药剂,科学很发达,这玩意儿可以消除指定时间内的记忆。我入这行以来用过很多次了,非常灵,而且零副作用。


  他的眼睛还是没有温度,说出来的话还是很暖心的,也是我最爱听的:


  “这几年跟在我身边,也是辛苦了。最后一笔尾款已经打过去了,多加了百分之四十。”


  我惊讶:“你是我见过最大方的一个雇主了。”


  “话说的未免太早,说不定以后会遇见更大方的。”他夹着一支烟,伸了下手,旁边的保镖立马很有眼力见的点上。


  “不不。这次是我收山之战了。”


   他眼中有一丝的惊讶,但还是冰凉凉的。别误会,除了那人,他看谁都是这么个温度。


  “我觉得我已经有点失灵了。”


  “我没这么觉得。”


  我指了下心脏:“因为它竟然也会觉得遗憾了。”


  他缓缓笑开了,淡淡看着针尖刺入我的静脉。


  “不要遗憾。”


 


  因为不管你是运动还是静止,时间总会拖着你走。


  因为当一双眼睛望着远方的时候。


  未来一切,都是未知。


  ——————The end——————

以前也是个不追星宝宝
但是只因为人群中多看了你一眼
这一眼  万年